阿然芒果味。

HDDP_404成年妄想.
一切为了快乐.

前30特典名单
感谢大家支持!

一,现在就可以加预售群。

二,前三十特典是预售。


《留白》 | 长得俊真人衍生合志预售信息
 
【作者】
@牧羊少女 / 阿然芒果味。
 
【售价】
预售29.00RMB+尾款30.00RMB=全款59.00RMB
运费:12.00RMB
*港澳台地区以实际运费为准。

【预售时间】
11月18日17:00-11月30日17:00

【尾款支付开始时间】
12月02日17:00
*详情见宣图
*预售拍下后将进行虚拟发货,七天后自动收回货款。
 
【付款方式】
微店链接:

http://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643880454&wfr=c&ifr=itemdetail&source=goods_home&sfr=app
预售群:693662715(qq)
*由于lof会出现吞私信状况,所以有意买本子的xjm请务必加qq群,本子制作进程会在群里通知
 
【前30特典】销量达200追加到前50

【特别感谢】
画手: @火山灰   @蹦極  将明
校对: @霁亭青玉案 
排版:无执
封面/宣图/书签:木三儿

做一条咸鱼多么好。
不是不更,是累到吐血真的没时间。
明明高二但我总觉得过的比高三还像条狗。
先晚安了,不然失眠又要喜提我狗命。

【长得俊】秋意。

短故事更新,前文自己找合集吧,超链做不了了

 
这天夜里的月格外的亮,窗帘半掩着,月光毫不客气地透过窗子直接照射在了床铺上。而床铺上两个交缠着相拥而眠的人睡的正香甜。

“咕噜”

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尤长靖睁开双眼揉了揉肚子。其实他早就醒了,因为实在太饿了。白天他吵着闹着要吃炒猪舌,林彦俊就是不同意,问他为什么不可以,又摆张臭脸也不讲话。气的尤长靖下午去超市偷偷买了猪舌回来炒。

林彦俊回家时候尤长靖已经把热腾腾的炒猪舌安稳的放在了饭桌上。见林彦俊回来还露出一副小傲娇的表情,林彦俊见了也不气愤,在玄关处脱了鞋子便坐在了尤长靖身边。

不拿碗筷,林彦俊就拄着胳膊看着尤长靖。脸上的笑容柜子的很,看的尤长靖有些不知所措。

不行!不能慌!林彦俊的老婆也要制霸!

尤长靖夹起一块猪舌就送进了嘴里,还示威似的夸张的嚼动着。忙着吞咽下去还不忘朝着林彦俊哼一声。林彦俊竟也不恼,反而笑的更起劲儿。

“吃完了吗?”

尤长靖摇摇头。

“没吃完也得轮到我吃了。”

话刚说完,林彦俊就起身抱起凳子上的尤长靖进了卧室。

咳,剩下的画面尤长靖也不好意思再回忆了。总之晚饭只吃了一口的尤长靖被折腾了一晚上,现在被饿醒了。

尤长靖的身体被林彦俊环抱着不敢有什么大动作,生怕弄醒了他。刚刚两个人睡的太急,窗帘谁也不记得拉上,此时的月光正好撒在了林彦俊的脸上。精致的五官又吸引尤长靖去仔细观察。

好看的外表下都是可恶的灵魂,尤长靖又想起刚刚林彦俊一边做一边告诉他为什么不能吃猪舌的恶行。没忍住伸出食指推动了林彦俊的鼻子,做出了猪鼻子的形状。

尤长靖偷偷的笑着,昨天的舌吻明明就是吃“猪舌”啊。

“怎么?猪舌没吃够?”

刚说完,林彦俊就睁开了眼睛,吓的尤长靖赶紧收回了拱鼻子的手。

“都怪你!我现在肚子都叫了好久了!”

嘴上说着怪罪的话,可身体还是一个劲儿的往林彦俊怀里钻,委屈的不行。林彦俊也圈紧了尤长靖,右手轻揉着尤长靖的后脑勺,安抚他的情绪。

“那我们起来吃点东西吧。”

见尤长靖这般委屈,林彦俊不可能不心疼。

两个人在厨房翻找半天只找到了一袋泡面。本来凉了的炒猪舌是可以吃的,可尤长靖下午大概是忘记了插电源,生米还在电饭煲里泡着水。

泡面林彦俊还是会煮的,催促着尤长靖离开厨房等着吃就好了。尤长靖倒是没回房间,而是裹着毯子躺在了阳台的躺椅上。林彦俊从厨房探出头寻到了尤长靖的位置便安心的开始煮面。尤长靖也时不时的回头望着站在灶台前的身影。

没多久空气中便弥漫了泡面的味道,林彦俊捞出来便送到了阳台。尤长靖将碗托在胸前,嘴唇嘟着不停的发出吸面的声音。吸了满满一大口以后还要抬头看看身边的人。

大概两个人都觉得安静的观察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甜蜜的事吧。

尤长靖着急的吃了前两口烫红了嘴巴,夹起第三筷的时候就知道吹一吹。接着就送到了林彦俊的嘴边。林彦俊吃了一口还没咽下去,便蹭着身体将尤长靖搂在了怀里,和尤长靖共用着一张毛毯。

       

两个人,一碗面,一张毛毯,抬头可见秋月。

真好。

    

     

————————

不要再让我糊了😭

【长得俊】不定阴晴02

*双记者设定
*继猪肉咖啡味后今天是火锅冰淇淋彦俊
*最近很忙,会减产。

哗哗的水声戛然而止。林彦俊刚关上水龙头,一旁的尤长靖便赶紧递上干毛巾。道歉的话紧张的有些说不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
       
       
尤长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两次见面都弄人家一身脏。看林彦俊冷着张脸,尤长靖连呼吸好像都不敢了,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林彦俊,咬着下唇不敢讲话。
      
        
“不要有第三次就好。”
         
      
尤长靖捣蒜似的点着头,本来抿着不敢动的嘴唇也咧开来,又是喝醉那天的单纯样子。
   
      
林彦俊看他这样,又一次怀疑尤长靖自称哥哥的年龄。
       
       
怀疑是怀疑,也不能在这里怀疑。办公室里还有人在等着。和那天一样,出了卫生间的门,第一个迎上来的又是陈立农。
        
        
“出来的正好,jeffrey正给你找师傅呢!”
       
       
话音刚落,尤长靖就从林彦俊身后冲到前面来。陈立农期待的眼神都被尤长靖给打乱。
      
       
“我来我来!正好可以给林彦俊道歉了!”
       
        
尤长靖话出口的一瞬间,林彦俊就感觉到了身边传来了不同来源的羡慕眼神。尤其是陈立农,他甚至还跟尤长靖抱怨了起来。
       
     
“我实习的时候你怎么都不知道带带我!”
      
       
尤长靖嘿嘿一笑,没有回答。转身去问了部长jeffrey。jeffrey点点头。
         
       
“长靖愿意的话,就可以。”
       
        
这事就这么敲定下来。林彦俊不明白为什么办公室的人都对他这么羡慕,还是说尤长靖有多厉害。谁都没告诉他什么,陈立农也只是在他入职几天后被逼问下,告诉他跟着尤长靖采访一次他就知道了。
        
      
没想到话说完的第二天尤长靖就要带着他出采访,尤长靖让林彦俊去陈立农那里取了采访的内容便风风火火的出了公司。倒是没有去采访场地,而是绕了一圈子去很远的地方要了几杯热咖啡和甜点。出任务还要绕这么一大圈喝东西,还真是个不小的吃货。林彦俊这样想着。
      
       
到了地方还一个人都没有,尤长靖一个人安分的摆弄的摄像机。咖啡一直放在桌面上没有喝,等到热咖啡已经变温了,约好采访的大明星还没有来。林彦俊是了解过的,这个女明星一直名声不好,脾气臭爱耍大牌,而且经常迟到。现在来的确是了。
        
        
不过热咖啡是不能再等了。
       
      
“咖啡再不喝就要凉了。”
      
       
尤长靖又看了一眼时间“快了快了,再等等。”
        
        
这边刚刚结束对话,那边的开门声便接着响起,那人终于来了。尤长靖又露出那副纯洁的笑容拎着咖啡迎上前去。迈动腿部的前一秒还轻声的在林彦俊耳边说着话。
      
     
“采访结束带你去吃冰淇淋,这附近有一家超级好吃的店。”
        
       
再接着,林彦俊就只看到拎着温咖啡的背影了,后脑勺还顽皮的翘起了几根头发。
        
       
“温的咖啡,那边还有甜点,赵姐歇歇再开始吧。”
         
        
尤长靖笑的可爱,本来一脸劳累不耐烦的人也变的缓和了许多。再加上尤长靖买了这个女艺人最喜欢的咖啡,温度适中,接下来的采访顺利的不能再顺利。
       
       
林彦俊觉得他大概了解到公司为什么可以拿到那么多艺人专访了,也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羡慕他了。
       
        
因为尤长靖真的是个宝贝。
      
      
结束采访后尤长靖还没有忘记吃冰淇淋的事,开车直奔冰淇淋店。尤长靖挑选冰淇淋时双眼冒着光似的,咬着下唇吞口水,两颗兔牙也露了出来。林彦俊无奈的轻笑了一声。
       
      
“我怎么觉得是你想吃所以才带我来的呢。”
      
      
尤长靖眼皮都没抬就开始回答。
     
     
“才不是,说好了要带你吃好吃的呢,要吃满整个实习期。”
       
      
自从林彦俊进了记者部,尤长靖快把林彦俊的一日三餐给包揽了。不是去周边下馆子,就是带了小便当给他。就算吃完了再来上班,也会收到奶茶咖啡之类的。但每次尤长靖自己也吃不少,直觉告诉林彦俊请自己吃东西都是尤长靖偷吃的借口罢了。
       
      
想到这些,林彦俊并没有反驳尤长靖的话,戳穿这个贪吃鬼的借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毕竟尤长靖送来的食物真的都很好吃。和尤长靖一起吃东西也莫名的有食欲,第一天一起吃饭的时候尤长靖的眼神就从未离开过桌子上的食物,现在吃冰淇淋也像是吃到了什么人间至味。林彦俊观察的有些出了神,尤长靖抬头与他对视竟也没反应过来。
       
      
“嘿!看什么呢!”尤长靖伸手在林彦俊的眼前晃了晃。
      
      
“啊……没什么!”
      
     
林彦俊的耳根瞬间红了不少,他实在不能承认自己偷看人家被发现了的事实,只能搅动着碗里的冰淇淋来掩饰内心。
      
      
“快点吃,都快化了!”
       
      
尤长靖催促着,林彦俊才开始机械的往嘴里送半融化的冰淇淋。
      
    
冰淇淋全部送入了腹中,林彦俊不再担心它的融化。可那一个器官的融化,却是无法担心的。即使担心了,也阻止不了。
         
        
第一次采访结束后林彦俊就暗戳戳的期待着第二次采访。毕竟那是唯一可以和尤长靖独处的机会,林彦俊想一个人观察尤长靖到底还有多少可爱是他所没有发现的。
         
        
第二次采访很快就来了,是人气TOP陆定昊。尤长靖这次想让他去采访,林彦俊也没有拒绝的道理。这几天林彦俊有听说,尤长靖和陆定昊是高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陆定昊的专访总在这里应该也有这部分原因。至于农农说的陆定昊和jeffrey有些微妙的关系,林彦俊便不得而知了。
    
   
采访前一天,尤长靖就带着林彦俊去见了陆定昊。在陆定昊的大房子里。
      
     
刚打开门就闻到了火锅底料的味道。果然,餐桌上摆的满满当当的全都是火锅食材。或许是初遇那天给林彦俊留下了阴影。当他看到桌子上还有几瓶酒时就在心里敲响了警铃。千万不要让尤长靖喝多了。
       
      
自从进了这屋子,陆定昊撇了自己一眼便再没说什么,直到陆定昊拉着尤长靖偷偷讲话被他听了个完整。
      
    
“你什么时候敢把小男友带到我这里来了?”
      
    
没等林彦俊反驳,尤长靖就瞪了一眼陆定昊。
      
   
“他是新来的实习生,明天要给你做采访的。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再说我也不能刚分手就找一个啊!”
      
       
这次倒是轮到了陆定昊翻白眼。
       
     
“你也不是没做过,好嘛!”
     
      
说完这才开始正视林彦俊。
      
     
“小兄弟,加油好好干。不过不要爱上你尤哥,下场会和我一样的。你看都瘦脱相了。”
       
      
陆定昊扒着自己的脸努力做出饿死鬼的样子,还弄出些哭声。
    
     
“陆定昊你不要再玩了!”
      
      
尤长靖出声阻止,陆定昊立马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哼唧了两声表示没玩够,再就没什么动作了。可林彦俊却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啤酒瓶盖被打开。陆定昊正往尤长靖的杯子里倒着啤酒,林彦俊突然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他不能喝酒!”
       
       
陆定昊手抖了一下,啤酒差一点就撒出去。尤长靖接的及时,刚刚倒满就接到手里来。
     

“不会啦!这次少喝一点。”
      
      
陆定昊觉得自己闻到了故事的味道,立马就开始追问是怎么一回事。尤长靖笑嘻嘻的解释了半天,陆定昊才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尤长靖也只是讲了陈立农给他复述的耍酒疯的片段。以陆定昊的了解,尤长靖并不会无缘无故喝那么多。但是见他不说,一直用笑容逃避这个问题,陆定昊也留没再过问。毕竟饭桌上还有个小徒弟。
     
     
不过就算尤长靖不讲,陆定昊心里也有了数,能让尤长靖喝的酩酊大醉还不愿提起的,也只有夏晏了吧。
     
     
陆定昊夹起肉片在火锅里涮了几下便捞了出来放在了尤长靖碗里。尤长靖埋头吃的不亦乐乎,见陆定昊夹了块肉,立马回给了一颗小的水晶包子。      
    

“呐,这个熟了。”
     
    
两个人时不时的小互动林彦俊一直注意着,内心期待着尤长靖给他夹些什么东西吃。处女座的洁癖见了尤长靖也不是那么管用了。转眼间十几分钟过去了,林彦俊一口尤长靖递过来的东西都没吃到。终于按耐不住的林彦俊张嘴想要让尤长靖帮他夹够不到的那个丸子。声音卡在嗓子里没等出来,便被语速快的陆定昊抢了去。
      
      
“尤尤,那个丸子我夹不到!”
     
    
闻言,尤长靖伸出筷子,安稳的把小丸子送到了陆定昊的碟子里。
      
    
夹不到!夹不到你不会不吃嘛!
      
      
于是林彦俊始终没有吃到尤长靖送来的东西。
       
       
接下来林彦俊一直没怎么说话,或许是性格的原因身边有个陌生人总是放不开的。可陆定昊是个小人来疯,见林彦俊一直默不作声便想尽了办法逗他。
       
      
“小徒弟怎么一直不讲话啊?明天你可是要采访我的呀,不熟悉熟悉吗?”
       
        
“公私要分明,我会准备好你的资料的。”
       
      
话里的敌意明显,陆定昊自然是看的出来。
       
     
“那尤长靖还是你同事呢,你怎么不和他公私分明!”
      
      
突然被cue的尤长靖抬起头来,消化着两个人的对话,刚看清了话里的火药味,林彦俊的声音便飘了出来。
      
      
“我双标。”

【长得俊】不定阴晴 01

两个人都是记者
清冷菜鸟橘×热情老手柚
(关于职业方面的东西,都是我编的。)
       
        

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伴着四处弥漫的烟酒味,晃来晃去的灯光也让林彦俊十分的不舒服。林彦俊实在想不清学毕业聚会为什么要在这里。不过看着学生会长搂着她的“男朋友”在一旁热吻的样子,林彦俊也就清楚了。
      
      
什么样的会长,什么样的聚会。
       
       
不过幸好,作为副会长的林彦俊终于要毕业了,可以不用面对这个女人的嘴脸了。
      
       
女会长激情过后,嘴都没擦一擦便转过身来开始介绍。
     
      
“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夏晏。”
       
       
在场的人都打着招呼,明面上看着蛮和谐,其实心里都明白的很。会长大学四年里,这样的“男朋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不过不一样的是,眼前的这个人比以往的都多了些气质。如果不是这个女会长带来的,林彦俊大概会把他归为正儿八经的成功人士。
       
        
大学毕业了,所有人都是见了老板便往上凑合,而且女会长的男朋友向来没有次等品。林彦俊皱了皱眉,悄无声息的退出了这场变了质的聚会。虽然没变质之前,他也不想来参加。
      
       
卫生间的门隔绝了很大的噪音,让林彦俊的耳朵得到了暂时的舒缓。虽然烟酒味还是飘在空气中,不过林彦俊已经很满足了。
       
       
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和冰凉的触感都让林彦俊清醒不少。刚刚抬起手要关上水龙头,林彦俊的腰便被突然的力量圈了起来,周围的酒气重了几分。林彦俊皱着眉头扒开了身上的人,本以为这酒鬼会直接摔在地上,没想到这人还站的很稳。
            
       
这人黑色的小卷毛,眯着眼睛看着林彦俊笑的可爱,衣服也倒还是整齐,除了醉一点,也没什么可以嫌弃的。
       
        
不过这人长的这么像高中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高中生现在都没有作业的吗?
     
       
“小弟弟,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要是在以前,林彦俊早就离开了,他可没时间陪醉鬼耗。不过眼前这人却让他想不起来要离开。
      
        
“你喝醉了,我先带你出去”
        
       
林彦俊扶起眼前的小卷毛推开了卫生间的们,令人厌烦的环境又一次袭来。同样冲过来的还有一个比自己高,但比怀里这个人更像高中生的人。
       
       
那人将小卷毛从林彦俊的怀里抢过来护在了怀里。
       
       
“尤长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人叫尤长靖啊……
名字倒还不错。
      
      
那跑过来的人开始注意到林彦俊,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敌意。估计是把他当成拐骗良家少男的炮王了。
       
       
“你是?”
       
       
“你朋友刚刚在卫生间……调?调戏……”
      
      
林彦俊没说完,调戏这个词似乎用的不太恰当,毕竟尤长靖刚刚也只是抱了一下而已。可一时间林彦俊也想不出来什么词语了。
                  
       
“……”少年没说话。
          
      
“他醉了。”
      
      
只能这么解释了。
    
       
少年点点头,眼神里的怀疑半分都没有消减。
          
      
“麻烦你了,没什么事我带他走了。”
       
       
话音刚落,林彦俊还在思考要怎么跟眼前这人解释,一直安静傻笑的尤长靖便帮他解释的很完美。尤长靖从少年的怀里挣脱出来,声音足以吸引过来周围一部分的目光。
       
      
“我不走!我还要带弟弟去吃好吃的!”
             
       
说罢,整个人又挂在了林彦俊身上,林彦俊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尤长靖。眼神倒是与那少年碰个火热。
               
        
我就说是调戏……你别不信。
       
         
林彦俊轻咳一声,掩饰了尴尬。
       
       
“刚刚在卫生间,他就是这样。”
      
         
尤长靖挂在林彦俊身上怎么扒都扒不下来,最后还拽着林彦俊去自己位置上坐着。尤长靖闹的大了点,无论是那边还在聚会的同学,还是尤长靖指向的人群,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情急之下,林彦俊硬扒开了还在嘟囔着要给自己买“好吃的”的尤长靖。
       
       
“……弟弟下次再吃,下次再吃。”
       
        
硬的不行,只能软的了。林彦俊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个看起来像高中生的面前自称起了弟弟。不过这句话似乎很奏效,尤长靖的身体放松下来,没硬抱着林彦俊了。只是目光一直盯着林彦俊的双眼,林彦俊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不知道他要干嘛,本来应该立刻逃走的身体也被钉住了。
       
         
“呕。”
       
      
林彦俊觉得尤长靖刚刚那么认真的眼神,一定是在计算着如何才能完美的吐他一身。
        
       
         
在浴室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林彦俊终于是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坐稳在了沙发上。
     
    
桌子上的电脑屏幕大亮着,被录用的邮件安稳的躺在里面。前一个月林彦俊给这家媒体投了简历要去当个记者,前几天去了面试,现在看来,这份工作是已经到手了。
     
      
这家媒体,不算权威,也不是什么小媒体,是近几年突然出现在大众眼中的新媒体,总能拿到别家媒体拿不到的明星专访,尤其是娱乐圈的人气TOP陆定昊。除了自己真的想做记者的愿望,林彦俊还真的想瞧瞧这家媒体到底有什么秘密。
        
      
林彦俊满意的关上了电脑,继续揉擦着没干的头发,不是特别着急的话,林彦俊不太习惯用吹风机。
      
       
头发擦到一半,手上的动作便停了下来。林彦俊被桌子上的几张红色钞票吸引去了注意力。这是那个少年留给他的,为了补偿衣服的钱。林彦俊不想收的,被弄脏的林彦俊只想回家洗澡,根本不在乎钱不钱的事。
      
       
谁知道尤长靖吐完竟然还说要给自己买“好吃的”,按着钱在自己胸前摸索了半天,最后把钱塞在了衣领里。
      
        
林彦俊轻笑了两声,又将钱扔在了桌子上。
       
      
这哪是高中生,明明是小流氓。
       
         
林彦俊继续擦着擦到一半的头发,心里却暗暗希望不要在遇见这个小流氓了。被调戏个遍不知道反抗不说,还真的莫名其妙的顺着他来自称起了弟弟。这种事情林彦俊可不想经历第二遍。
            
        
又过了三四天,林彦俊终于混到了实习报道的日子。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又可以见面。
        
         
林彦俊进了公司就被人带去了记者部,本来以为是场客气的欢迎,却没想到记者部里的人一大早就忙的鸡飞狗跳,就差文件纸张满天飞了。更没想到的是,本来忙碌着的人群看见他以后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林彦俊鞠了个躬,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林彦俊。”
        
         
林彦俊介绍完,记者部的人也没有个反应。林彦俊正想开口缓解尴尬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你不是那天的倒霉蛋!”
       
        
陈立农首先从呆滞中逃了出来,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那天记者部的人出去聚会,尤长靖和这个倒霉蛋的事所有人都亲眼目睹,自己更是近距离观察了全过程。
         
         
林彦俊的目光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探去,陈立农的脸让他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是这个表情。
         
          
现在走还来的及吗……
        
         
气氛变的尴尬,林彦俊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门被猛然的推开,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只见尤长靖风风火火的冲到了座位上摊着,左手拎着几个包子,右手拎着几杯咖啡,坐下后全都放在了桌子上,气喘吁吁的喊着人过来拿咖啡。
       
        
“为了给你们买咖啡我差一点迟到!快点过来喝!”
        
         
尤长靖抬头看见了林彦俊,见他捧着箱子大概是猜出他是新来的记者,却忘记了这张脸是前几天夜里的“小弟弟。”后来尤长靖清醒了以后,有听大家提起自己“耍流氓”的事,自己倒是忘的一干二净。
         
          
“你是新来的吧?他们怎么都不给你找位置啊!过来,你坐我对面吧!”
        
        
林彦俊安静的坐到了尤长靖的对面,心里也是清楚他应该是忘了自己这张脸。
          
         
尤长靖气息平稳下来,掀开咖啡盖喝了两口,喝了咖啡又拿起包子开吃,嘴巴上一下就沾满了油,嚼动时的嘴唇还是嘟起来的。
       
      
一样的小卷毛,这次不像高中生,倒是像个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吃什么都香。林彦俊从没有过想要逗弄别人的心情,现在也突然变的强烈。
         
         
“小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去吃好吃的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过来的陈立农见林彦俊发了话,拉着尤长靖在耳边不知道嘀咕了几句什么。尤长靖吓的直接弹起来,一口咖啡喷涌而出,一滴不落的被林彦俊的脸全都接住了。
        
         
林彦俊发誓,这是他第一次闻到猪肉包子味的咖啡。
        
          

tbc.

性感牧羊,在线变性。
     

“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